显然我是最shuai的

是群宣!找一个百花缭乱或者浅花迷人!群里有一个yqbm的再睡一夏!
占tag致歉

【林方】朝暮(上)

•傻逼作者傻逼文

•ooc+私设

•失踪人口交党费

•明年发(下)会不会被打

•第一遍看全职我喜欢的是叶修,第二遍发现我最喜欢的是蓝雨,也在这个时候我喜欢上了方锐。不知不觉就喜欢他了,真的要说喜欢他的那里我也很难说。这是给他过的第二个生日。srkl点心。


00.


正午时分,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照在林敬言蹲着理东西的而弯曲的脊背上,给褪下呼啸队服外套的林敬言添了几分颜色。


行李在此时好像格外扎眼,箱子很大,衣服不多,占据大部分空间的是一些小摆件或者照片之类的。


林敬言摸着下巴还在思考要不要在拿点什么或者扔掉什么。他看到刚刚冲到门口的方锐,冲着他笑了一下。


方锐刚刚从几个混的好的管理层的人那里听到些风声,不顾一切地跑到训练室,食堂……一切林敬言可能在的地方。处于内心的不安,他最后才来最有可能的宿舍。


他最不希望看见的的场景就这样出现在他们一起生活了三年多的地方。方锐还是分毫遮掩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自己也知道,就低下头掩盖自己的难受。


林敬言心不在焉地合上了箱子,站起来看着方锐。


“你真的要走?”


方锐咬着下唇,声音有点颤抖。


“恩……”


“去哪里?”


“霸图,再去试一次,我还不想就这样结束。”林敬言说。


方锐点点头,把头埋得更低了一点,有些孩子气地哼了几声。


“我还没吃饭,走吧我们去吃饭。”林敬言走到方锐跟前。


方锐点点头跟着林敬言往食堂走。


食堂在一楼的走廊尽头,阳光从室外照进走廊。方锐跟着林敬言走,两人无语……


01.


南京的天气其实不错,大夏天的也没有要死要活的热,然而网吧里的空调把人冻的像西伯利亚的大狗熊。


电脑似是整齐地排列,一会有人拍桌子一会有人蹬椅子的。一群少年围了一圈,看着一个年纪相仿噼里啪啦地敲打可能和自己有仇的键盘。


“诶诶诶,拉住拉住!”


“绕背绕背!”


“卧槽……”


椅子猛地后滑,屏幕上荣耀又闪。


“你行你上啊,别在旁边一直bb行不?刚刚那能绕背吗,能吗?啊?”那人退出竞技场就冲着刚刚说的最多的少年骂道。


那少年听了也不生气怒怼,自顾自地打开了电脑,刷卡登录,也是进了竞技场然后开打,旁边的少年自然也想息事宁人。


“来来来,给你看看能不能!”


方锐右手操控方向,左手敲着键盘连用好几个低价移动技能,绕了个背,角色像是在主人操控下得瑟了几下。


那少年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了,毕竟人家就是有乱吵的资本,哦不,现在看来是指点。


然而周围还有一圈少年呢,有个脑回路清奇的捅捅方锐:“锐哥这么厉害,咋不去挑战赛呢?”


方锐手上操作不停:“挑战赛是一个人能去的吗,你去我就陪你去呗!”


显而易见的玩笑,那孩子莫名其妙地信地一下一下的:“那行啊!”然后就没刷卡而是打开了网站。


至于方锐打完看见那人已经把周围几个人都算上报完名一脸懵万分诧异也是后话了。


并不积极的备战带来了猥琐的过程和毫无意外的失败。


最后在被蓝雨联系的时候方锐在网吧老位置,周围的少年完全没有被失败影响,仍旧打着猥琐的jjc,看着谁比谁猥琐。


方锐接电话的时候以为是骗子,然后对面越说越快然后就变成废话,他听了五分钟只为最后把一肚子脏话报完挂电话。


结果对面换了一个人,温和的声音道着歉。方锐本来就被叽里呱啦的一串声音吓到失常,突然的讲道理让他一肚子话全消散。


最后不知道怎么就答应了……可能是因为家里本来就没什么意见吧,也有可能是他当时一心想去那地方揍前面的那个话唠。


02.


方锐刚下飞机就给方世镜打了电话,一步一步的确认然后终于找到了接机的蓝雨三人。


对,是三个人。


本来就方世镜一个人的,后来为了培养喻文州,就把喻文州带上了,然后黄少天就跟上了。


郑轩日复一日地瘫在青训营的休息沙发上旷练习,然后被喻文州抓回去被黄少天骂。然而这一天的早晨,喻文州和黄少天不在。郑轩心里那是个得意,直接从早上瘫到下午一点多。


不过他可是职业选手,大老远就听见黄少天的声音,赶紧直起腰一个百米冲刺冲到训练室里的座位上打开基础练习。


然后就看见喻文州带着黄少天进了训练室。等等,还有一个人?大部分青训生都多多少少八卦到什么东西,郑轩能瘫一个上午就能瘫一天。理所当然的什么都不知道。


就听见喻文州一下子堵住了黄少天的话头,淡淡地介绍身旁的少年。随意安排了一下,郑轩想想接下就和自己没关系了就半瘫在椅子上开始训练。


“阿轩,他和你住一间就坐你旁边了啊,带带他哈。”


郑轩听到自己名字抬头,听完话想拒绝就对上了喻文州的眼睛。那双就算笑得眯起来也看得见阴谋的眼睛。所以其实自己根本和他对视过?重点不太对。


等他回过神来方锐已经坐在旁边盯着他的弹药专家看了。一旁的黄少天凑过来装着悄咪咪地说:“锐锐你不要生气,我们轩轩很内向的,经常走神还特别懒。”


“好的天天,我知道了。”


“你们这是什么恶心的称呼,是什么最近流行的恶趣味吗?”郑轩听到轩轩两个字一身鸡皮疙瘩,听到天天又掉了一身鸡皮疙瘩。


“轩轩你也要一起参与游戏吗?”


“锐锐,我们家轩轩是正经人。”


“好的天天,还好鱼鱼不玩,我严重怀疑鱼鱼玩了一定赢。”


“锐锐好眼色。不愧是我大蓝雨的人。”黄少天直接在郑轩旁边坐下来,和方锐隔着一个郑轩聊天,“别这样看着我们轩轩,我们刚刚在车上打赌的,谁先叫别人大名就算输的。”


“天天别说了,你看轩轩的目光更鄙视了。”方锐插上卡晃了两下鼠标,手感不错哦……


“好吧锐锐,但是我觉得不说这个可以,但是我还不是很想闭嘴。按常理我应该再说几句,不信你问轩轩。”黄少天也插上了帐号卡,“轩轩不要不理我,好吧,如果你觉得我应该说话就点头,我不应该说话就摇头。”


郑轩摇摇头又点点头。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不应该说话,但是因为你是黄少所以你应该说话……”郑轩正在射击训练里,每说几个字就打一枪。


“哦轩轩我的心好痛。”黄少天一边说一边打开了jjc,“哦对了锐锐,蓝雨是一个很开放的战队。你可以选择和别人pk或者像轩轩那样做毫无智商的技术练习。不过我还是更喜欢jjc,那种练习看着就简单。PVP多好玩!”


“别听他瞎说,全蓝雨就他一个不做练习只打jjc。”郑轩神色淡定,十分习惯。


“其实我也更喜欢jjc……但是为了让天天成为一枝独秀我也做基础练习吧。”方锐打开了桌面上下载好的练习。


几个月过去了,方锐感觉泡在幸福的海洋。最幸福的应该是胃吧……蓝雨的食堂真是良心好食堂。


中午和郑轩走入老年生活迎着阳光葛优躺,其他时间和黄少天一起疯疯癫癫。哦对,那场无聊赌约,是喻文州在吃白斩鸡的时候黄少天大老远叫鱼鱼,导致喻文州手滑,造成白斩鸡没了的后果以后,这场赌约就被直接封禁了。


没了那扰人的称呼世界都清新了呢……


训练室里的键盘鼠标敲打声清脆悦耳,门外却站着几个人。


“猥琐流吗?或许我们会需要这样的一个人……”


“恩……”喻文州有点犹豫,方世镜退役后事情大多都是他管,呼啸过来挖人也算是意料之中。但是方锐是一个猥琐的……气功师,呼啸怎么看应该都会想要气功师的样子。


“唔……这么小,转型风险应该不会太大吧……”


喻文州听了就干脆招手把方锐叫出来,方锐没什么抵触情绪,此时正是第三赛季的夏休期,他大概知道蓝雨以后要走的是双核,想想南京算家乡又方便,也就同意了。


“转型?我觉得不行……”


方锐最后挣扎了几下,然后就妥协了,对就妥协了。


03.


回南京的时候方锐少来的惆怅,广州的阳光,蓝雨的食堂……如果人生不脱轨,再来只会是比赛了吧。


方锐的思维有的时候很复杂,有的时候却单纯的像个孩子。好吧他还就是个孩子。


他提前到南京是想回个家,落地以后就做公交车,幸好当时的公交卡没扔。方锐在南京的公交车上垫了几小时终于算是找着家。


小半年没回家了,意外的有点陌生。在蓝雨的短暂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满脑子都是瘫在沙发上晒太阳,和黄少骚聊,被喻文州的微笑正视……呼啸会有这么多有趣的人吗……


有点像毕业生期待新班级的感觉?唔还是转班的期待?啧简直是小学生的思路嘛!


方锐手边又是一个操作失误,这局 @jjc彻底没有回天之力了。


报道那天他去的挺早,但还是比住在里面的晚多了。方锐家和呼啸几乎跨了半个南京。


晨光微曦,呼啸基地的队徽下一个眉目温柔的男人靠着墙站着,像是在等人。


于是方锐就上去碰碰运气,结果对方就先说了话:“是方锐吗?”他的语气有种别扭的平稳,嘴边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见自己点头,就继续说“我是林敬言,你未来的队长。”


方锐盯着那双温柔的眼睛,也笑了:“队长好!”


林敬言带着方锐走进基地,几缕光在他背上,方锐有一刹那的自失……


03.


方锐来呼啸已经一个月了,呼啸没有蓝雨热闹但方锐可能觉得有了林敬言就够了吧。在蓝雨他每天和不太多人干不同的事,一般话和黄少天说,休息和郑轩一起瘫着,训练被喻文州盯着什么的……现在以上所有工作由林大大一个人来干了。


给方锐的新角色是流氓,于是方锐又有理由和林敬言说话了。根据战队的需求,方锐要么和林敬言轮换或者等几年接替要么打同职业双核。当时同职业的角色基本不会一起上场,所以呼啸为方锐准备的是第一种。


“老林,其实我一直想说我们战队的酸奶真心不好喝。以前我在蓝雨的时候,每天吃的都是双皮奶啊,奶茶啊,杨枝甘露啊什么的……啊我的天我把自己说馋了……所以我们食堂就应该多弄点特色小吃之类的,每天吃完饭就只有酸奶,酸奶,和酸奶。有光O明的卡O士的优O诺的……哦还有优O畅的”


“我们食堂暂时靠不上广州美食,你说话快成黄少天了是真的。”


“……”方锐短暂的沉默了一下,又继续,“说起黄少天,我接蓝雨电话的时候就是他,跟我讲了十分多钟废话,我耐着全身的愤怒就为了在听完以后骂死他结果喻文州就过来道歉然后认真的和我讲道理,我一想那死话唠肯定在那边,我又没事干,就答应了然后飞过去像打死那个死话唠……诶这事我居然还给忘了……等我出道开始打比赛一定要去蓝雨揍死他!”


“你这个是真的是黄少天了……”


林敬言和方锐经常聊天,有的时候方锐沉默的像个讲究的好学生,有的时候就没完没了的说话,说到自己口干舌燥然后就乖乖去训练。


但是最近就很不对劲,方锐应该已经很久没有和自己沉默了,总是赶时间一样废话然后冲去训练,会宿舍有的时候比林敬言还晚。


林敬言一想不对啊,就去问队里的治疗,那治疗也不知道哪来的脑子,拍案而起。


“方锐肯定勾搭上那家小姑娘了!”


林敬言大惊失色,天呐方锐可还没成年,这个,这个这个……算早恋的吧。


当晚林敬言早早上床,憋了一肚子的鸡汤等方锐回宿舍。等来等去,不知道是自己回的早还是方锐越来越不像话了,半天没听见方锐一点声音。林敬言就披上队服去碰碰运气,一下子就看见了还在训练室的方锐一只手摆弄十几张帐号卡,一只手抓着鼠标操作着电脑。


看了一会,林敬言猛地想起来,方锐玩的是剑客不是流氓,什么情况,还要转型?


“方锐?”


林敬言有些小心翼翼。


“诶老林,等我不耐烦来找我啊?”


方锐回头看了一眼。


“你在干什么?”


“我……”


方锐沉默了一下,按了关机,转过椅子面朝林敬言,再次对上林敬言的眼睛。


“我想和你一起战斗,老林……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再次转型才能站在你身旁……”


月光下,林敬言看见方锐的眸子好像在发光……


“那……你找到了吗?”


“……我查了很多资料也做了一些实践,我最有把握的还是近战职业,剑客什么的也不太适合……目前来说,我认为是盗贼。”


方锐舔了舔嘴唇。


“恩……”


林敬言从战队的一打帐号卡中翻出了一张卡,方锐看见上面的名字:“鬼迷神疑”


“一个前辈留下的卡,我想你会喜欢它的技能树。”


林敬言在方锐说盗贼的那一瞬间就想到了这张卡,前段时间还和别人说方锐的技能树的问题,脑海中两个技能树非常巧妙的相互对应。


“那……试试?”


“恩,试试。”


“你说什么?又转型?我承认当初让他转型他完成的很好,但是这个是有风险的!我们现阶段还冒不起这个风险。我们不是什么豪门!”呼啸经理有些失态地对着林敬言吼。


“我知道……但是他的盗贼,”林敬言低头看办桌上的文件,又抬头,“比流氓好。”


方锐手在口袋里把三张帐号卡捏出汗了,一个流氓和一个盗贼,唐三打和鬼迷神疑,在此刻贴在了一起……


04.


“呼——”打开门迈出办公室之前林敬言做了一下深呼吸,一开门果然就看见等在门口的方锐,


而自己嘴角的笑意暗意着成功。


“成功了?林大大出手必须冇问题耶。”方锐嘿嘿地笑着,像是早就知道完全不会一差错的样子,但可能只有他的口袋帐号卡和他的手知道他刚刚有多紧张。


“那方大大你想好什么时候出道了吗?”


“唔……不知道诶,下赛季好像有点急了……”


“要不先等等,磨合也需要时间的嘛。”


“我也觉得,”方锐接了话头,一转头突然想想起什么似的,从兜里掏出帐号卡,“那来吧老林!我们打jjc!”


“……你可还真是能钻空子。”


“这是我从黄少身上学到的,这叫机会主义者!”


“你还学到了他的话唠,喻文州的心脏,郑轩的懒惰……我懂我懂。”


“这就是你的毛病了老林,你看他们几个这个赛季一出道吓死一批人是吧。”方锐一边说一边拉开训练椅坐下,把读卡器向自己拉进了一点,然后插卡登录,“老林你也赶紧上号。”


“房间?”林敬言也是无语,方锐一激动比谁都快,一懒连动都不带一下的。


“建着呢。密码老规矩吧。”


“行。”于是林敬言用输入法打出“建着呢”,跳出的房间就一个,然后打开输入方锐和自己的首拼音加方锐入队日期。


然后两个人就打了一下午。林敬言看时间有点晚,就建议先吃饭,吃完他开会复盘,方锐自己研究。


方锐点点头表示没意见,乖乖档下视频然后和林敬言去食堂吃饭。


其实呼啸的食堂也不是太差,连兴欣的泡面都有出头之日,南京小吃怎么就不行了。林敬言就对这里食物很满意。方锐的胃可能被喂刁了吧,不过也是,方锐最寒酸的时候还能吃泡面加火腿假鸡蛋加肉的豪华版加餐。


晃晃悠悠又是大半年,方锐每天都拖着林敬言往电脑前跑,PVE下本,PVP互殴什么是他们没干过的。


于是方锐出道的第五赛季,犯罪组合已经算是有名了。最令荣耀粉癫狂的是他们一直正面狂殴别人的第一流氓找到了一个盗贼,洗心革面要做一个真正的流氓,便和盗贼一起肆无忌惮。


天呐噜这还是我温柔贤惠放荡不羁的林敬言吗!


当年的联盟,来自老婆女友粉们还我林敬言的呼声的声贝直飙千万万。


刹那间猥琐流的方锐睁着真诚的卡姿兰大眼睛有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林敬言本人啼笑皆非,默默拍下方锐背影发了微博:“江山带有人出 各领风骚数百年”


半小时就被疯狂转,各种恶搞。


最后的话题终结者是黄少天,在他淡定的用想那么多干什么我觉得很简单啊开头,写了几千字,一大半的感叹号令人感叹。


04.


然而苏沐橙微博的一句话点明真相,由于经过某大神嘲讽滤镜的ps处理,我们稍稍概括意思一下:闭嘴,看比赛。


方锐训练完打开手机一看,一条条微博爬,笑瘫呈郑轩角度,其笑声堪比黄少天说话之声。


“老林你怎么想的哈哈哈哈。”


“本来想夸你,顺便表达文学素养,结果被玩坏带歪了。”


林敬言无奈耸肩摊手。


然后他们就踏上了正流行的双核路线。


很久以后,方锐还记得当时的电脑角度,椅子的高低,鼠标的手感,键盘的声音,南京的阳光以及老林的眼睛。


林敬言的眼睛笑起来眼角会有扬起的笑纹,五官勾勒出一种与他性格相同的温柔。这个人从头到底都是不温不火的,总是让人忽略他内心深处最初,最原始,最强烈的热血。


他们说王杰希左眼一千星辰右眼一万星辰,眼底有无限星辰。方锐觉得没有,在某种方面他总是意外的认真。每次和微草打比赛看到牌子都会很认真地看两眼王杰希然后很认真地说没有星星。


然后再看着林敬言说,我觉得老林你眼底一定有东西,不是星星,但是我能从你的眼睛看到很远很远……


林敬言也很奇怪这是个什么说法。


当时还是电竞的他们不知道,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喜欢的人总是万般好。


然后度过了好几个年头呀。


每年的全明星前的奖项盘点,方锐总会像有无尽精力一样,孜孜不倦地在某个话唠小群里和黄少天张佳乐讲相声。


哦林敬言也很好奇这个群。


看上去很奇怪,三个不同战队不同期不同职业的人,似乎在一起毫无违和感。更可怕的事,张佳乐一个人说好多话恐怖,方锐一个人说很多话像被夺舍,黄少天……不说了。但是张佳乐方锐和黄少天一起讲话,讲个通宵自己都不会怀疑的。


后来张佳乐突然退役,就人间蒸发了,没退群但是没说过一句话。方锐和黄少天就养成睡前飙手速喷张佳乐的好习惯。


张佳乐退役没多久就全明星了,黄少天和方锐例行公事一般在一起像网姓小学生,在QQ里大杀四方。


最后林敬言就听见几句短的。


“天天,我们今年有点lg,没了乐乐效率都少了一大半。”


“是啊锐锐,弹药专家太了不起了,人类的珍宝啊。”


“说起来,轩轩呢,让他来呗。”


“他……又双叒叕在睡觉。”


“真是毫无意外呢,在下午四点睡觉。”


“是的呢锐锐。又有一个崭新的问题,乐乐不在我们为什么还要在群里聊而不是私聊。这样乐乐可能都不敢回来了。其实我还是没搞懂他为什么要走。”


“让他回来爬楼吧……”


“恩。”


今天的黄少,有点小沉默呢。来自日常围观的老林客户端。


翘首以待,第八个全明星周来了。林敬言方锐应邀而去。方锐坐在摇摆摇摆的大巴上打坐,嘴巴里念念有词,让我在这里睡三天什么事都没有吧,恶灵驱散,急急如律令……


林敬言无奈勾勾嘴角,手再次握紧了唐三打的实体帐号卡。天知道他和巅峰的自己差了多少,唐三打还能和自己走多远呢?他抬眼看看方锐,但方锐可以继续的吧。他想着。


方锐一向不喜欢全明星周末,他曾表示这个有点装O逼过头了,就显得很二……并且擅自将叶秋作为同类,认为叶秋是一个比自己更任性的,说不就真不了。


第二天的那场新秀挑战无疑是让方锐最后悔的时候了。和林敬言朝夕相互,日常打配合的他自然知道林敬言的状态,他从未多言。现在他后悔了……好像什么都让他感到后悔,会场闪耀的灯光打在唐昊身上,林敬言笑容有点尴尬但还笑着……方锐身体有些颤抖,不属于职业选手的手的抖动在他握紧的拳头上。


他的指甲几乎抠进了肉里,上牙咬紧了下唇。眼睫毛挣扎似的抖了两下,他闭上了眼……


方锐感觉有一点恍惚,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看见了他和老林赢得第一场团队赛,进的第一次季后赛等等的胜利之时,灯光也是这样打在台上……可这次主角却不是他,他们了。


天很冷,会场里人多,也就是不冷的程度,方锐却出了一身汗,一身冷汗,几根头发被汗水粘在脸上。老林下台的时候他很想冲上去拥抱他……


不行……


老林,上来,我在等你。后面的已经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吧,我们走吧,出去,去逛南京路,去故园吃东西,去外滩压马路……


去哪里都行……


只要是你和我……


去哪里都行……


方锐睁开了那双总是充满动力的双眸,而此时里边充满了慌张。他可能失控了,他已经不知道这种情绪算什么了……这是方锐有史以来,第一次对于林敬言有了一种害怕分别的不知所措的慌张。


他以为他们会在一起一辈子,他们之间的感情亦师亦友,但都是亲密非常的那种说不清的感情。他永远不用正视这份感情因为他们还有很久很久。


他以为他和林敬言会一直打,等那一天老林打不动了自己就嘲笑一顿当年血虐自己的第一流氓,然后笑着目送他离去,自己回头,继续向前走……


TBC.


二维码在第三页
满80全群开车【all叶】
加油啊朋友们